珍珠奶茶走冰全糖

👻👻👻👻👻

卧槽???你竟然还能想的起来肝图 那我就拭目以待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夏了那个Summer:

被李赫海甜哭了!!!
已经无法专心复习了
我发四!!明天出图!!!!
@珍珠奶茶走冰全糖 

💔

SILENCE★:

【剧透预警】
……
……
……
……
……
……
……
……






他们肩并肩躺在那里,因为床铺狭小而不得不把各自的一部分身体重叠在一起;巴基枕着史蒂夫的胳膊,史蒂夫的一条腿搁在他的腿上。小屋的窗洞里透进月光。
巴基嘲笑他的头发、胡子和脏兮兮的衣服,“像个流浪汉。”
史蒂夫不以为意,“我太忙了。”
“忙着战斗?”
“是的,”史蒂夫看着他,“一直都是。”
“那时候我们都盼着能打胜仗,然后战争就能结束了。”
“……不,战争永远不会结束。”
“但你就是不懂得逃跑对吧。”
“我得看着你。”
他们曾经有过几个这样的夜晚。万籁俱寂,唯有星空为伴。


英雄永远不会退缩,永远不会放弃战斗。
所以当巴基接下新的武器,骁勇善战仿佛化身白狼;史蒂夫以凡人之躯挡下无限拳套,面如雄狮目光如炬。


那一刻的迷茫、困惑与难以置信,或许是因为此情此景无限接近于无数关于失去的梦境中的某一个。他轻轻摸了一把地上的碎土,甚至都不舍得用力去握。


“我们偶尔会说起彼此的噩梦,说起并不遥远的死亡。我们会笑,仿佛那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我们曾经分离,也曾经重聚;经历过失去,也经历过失而复得。”
“你是最苦最痛,也是最好最美。”
“我给你全部的我,我的笑容、我的拥抱、我紧握的手掌、我温暖的胸膛,我看向你的眼神、我对未来的一切希冀、我在所有时空流浪过后的归期。”

【Forth*Beam】犹如故人归(短篇/一发完)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竟然旧文重修又发上来了

*AU有,OOC是我的


以下正文:




与你相遇,好幸运。

 

 

 

祠堂,跪到发麻的双腿,女人声嘶力竭的叫骂,被攥紧的双手。

还有一个人,迎着滔天的怒火,却还固执的在说着什么,话语撞入耳中变得支离破碎。

“爹、娘,对不起,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忽然拥上来的人群,眼前一闪而过的藤条,后背袭来火辣辣的疼痛,而后是另一个身躯覆上来的温热,和耳边近在咫尺响起的闷哼声。

 

闹钟不合时宜的响起,Beam从睡梦中惊醒,伸手一抚,才发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又做梦了。

梦里那个男人的面庞始终看不清醒,细枝末节却在醒来后还印在脑子里清清楚楚,骨节分明长着薄茧的手,温热的呼吸打在脖子上痒痒的触感,拥抱时契合的身体,以及温柔过分的,他。

这个梦Beam已经断断续续做了很久了,神奇的以连续剧的模式存在着。

最开始时他还会和Kit吐槽,怎么会经常梦到这种迷之剧情,仿佛在看八点档的狗血连续剧,还是不能调台不能关闭的这种。

慢慢的却越来越难以从梦中抽离出来,有时分明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封建年代的小公子,风华正茂时在学堂初遇正当年的富家小少爷,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梦里两人初见是经典的走路眼瞎剧情,“自己”冒冒失失的赶去上先生的课,转个弯没刹住车就撞上了迎面走来的那个人,两人一个比一个客气的互相道歉、谅解,而后看着对方双双笑出了声。

关于他的梦都格外缱绻,暖色调支配了整场梦境,Beam看不清他的脸,却感受的到自己的怦然,像儿时第一次去游乐场,像大夏天吃下第一口冰镇西瓜,像青涩的毛头小子得到了心上人害羞的脸颊亲吻。

甜,特别甜。

 

每回梦醒都是一阵怅然。

Beam也曾和Kit调侃过,现实生活中谈过的恋爱都没这个梦让他心动,真想一天24小时中有25个小时都能躺床上、睡觉、做梦,得到了后者的关怀脸,“你怕是个傻子吧。”

也不是每天都会做关于那个人的梦,纯粹是要靠机缘巧合。

不过有趣的是,这场连续剧一般的梦境每次总能无缝衔接,虽说还存在时间跨度,但不妨碍Beam跟着梦境中的自己一起走完初识、表白、热恋、吵架、和好、见家长这一系列剧情。

可是他总有种预感,接下来的剧情要急转直下了。

 

昨晚那个梦如一个预兆般始终悬在Beam的心头,醒来后莫名流了满脸的泪水也令他格外的不安,一度影响到他在现实中的生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接着梦下去,想知道一个结果,想求得一个好结局。

掌管梦境的神却仿佛特地和他开起了玩笑,今天、明天、每一天,Beam不再梦到他。

 

按理说,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梦境,即使是奇妙的连续梦,十天半个月不再梦到,也该忘了。

按理说。

可是Beam却始终耿耿于怀,过不去了。因为梦境而严重影响到现实,这种感觉难以言喻,到最后,连Kit都开始真挚的问他,要不要预约一个心理医生看一看。

他摆摆手,嘴边却不由自主的溜出一句话,“就快了。”

什么快了?Beam自己也吓了一跳,自从开始梦到那个人后,他就总觉得自己哪里有些不大对劲了,从前从不信神啊鬼啊的,现在却也疑心起前世今生是否真的存在了。可能是太过于沉浸那个梦境了,Beam自嘲,却开始琢磨起好友那个看似不靠谱的建议了,是否真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了,去看下心理医生会不会好些?

内心却隐隐觉得,要结束了,不管是梦,还是现状,都要迎来一个节点了。

 

终于,又梦到他了。

Beam舒了一口气,不自觉微笑起来,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次自己竟能清晰的感知到此刻正在做梦,好似能自主决定梦的走向,他左右张望了半天,才看见那个人远远走来的身影,他甚至一秒都没有多想,直冲冲的就奔向“自己”的爱人身边。

真可惜,无论在梦中努力将眼睛睁的多大,依旧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

两人并肩走在柏油马路上,虽然Beam很想将手臂缠上他的,但也知道当下的风气不允许,也只得老老实实走在他身边,留了一拳的空隙。

远方隐隐有骚乱声,Beam也不大在意,梦里设定的这个社会时期,新旧政权并存,谁都想抢个功绩,吃亏的便是老百姓,大街上哪哪儿都少不得动乱,执法者人手标配一把枪支,死亡仿佛是一件近在咫尺的事。

想到这Beam忽然打了个冷颤,庆幸起自己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

他歪头,打量着身边这个穿着长衫的男人,心底翻来覆去开始思量,历史上真的有你这个人的存在吗,你真的生活在这样一个战战兢兢的年代中吗,那我呢,我为什么会梦到这一切,我是不是……

 

男人忽然停下的脚步打断了他的思路,只觉得手中忽然被塞了个冰凉的东西,摸着边缘凹凸不平,有些硌手。

“送你的。”男人的声音依旧低沉悦耳,语气却意外的透出一丝不自然。他害羞了,Beam笃定的下了这个结论,只觉得心里泛出一丝丝甜。

回过神来时他已走远,在分岔路上走到一半忽又回头,似要确定自己有无跟上,Beam捏紧手里的东西,向他跑去。

时间却在这刻被无限拉长,画面被打碎,只剩一个个片段左右漂浮。

刺耳的鸣笛声,为了追击犯人而高速急转弯的老式汽车,撞击声。

还有血,铺天盖地的血。

 

Beam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嗓子梗塞的连尖叫都忘却了。

他慢慢蹲下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中紧握的信物似是割伤了掌心,Beam却全然忘了疼。

这不是梦嘛,我不是能控制这个梦嘛,回去,回去,回到刚刚过马路前那一幕,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Beam胡乱的想着,徒劳的寄希望于重新做一次这个梦,他一定会拉紧那个人,管它风气怎么样,他一定会死死地将手臂缠进他的臂弯,不让他远离自己一步。

跳跃的思绪却一下子又蹦回了男人送他礼物之前,他终于想明白自己想要问什么。

那我呢,我为什么会梦到这一切,我是不是,是你的爱人。

爱人,这两个字念出来,似是叹息。

 

这个梦就这么突兀的结束了,戛然而止。

Beam醒来时,才不过凌晨4时,他清楚地知道,从今往后,他再也不会做这个梦了,再也不会,见到那个男人了。

不知道你叫什么,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真不甘心啊。

 

在那之后Beam消沉了好一阵子,最后都到了被Kit和Pha强行押解去看心理医生的地步。

他不想让好友为自己担心,也由得他们去了,虽然Beam早就明白,看心理医生还不如找一个神婆来的效果好,不过自己要是真去找了神婆,他俩估计更要操碎心了。

算了,算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捱过去了,不知不觉就成了大三生。

新生报道的日子里,整个校园都是鸡飞狗跳的,Beam好不容易劝服Kit去放心和小男友吃饭,自己则来到了新生扎堆的校道上随意兜兜转转,权当打发时间。

午饭时间也是新生接待处学长学姐们的交班时间,因着历来都由大三负责迎新,Beam走这一路上也看到了不少来来往往的熟面孔,打招呼打到手酸的他开始深切的认为自己还是适合回宿舍呆着。

通往宿舍楼的路和通往食堂的路是同一条,Beam慢悠悠地晃回去的时候无意间瞟到斜前方一个男生在掏手机时不小心掉出来一个亮闪闪的东西。

一向不爱多管闲事的Beam却莫名走快了两三步去捡起那物件,蹲下身的同时喊住了快要迈进食堂大门的失主。

“哎同学,你东西掉……”

最后一个字被噎回了口中,手中握着的触感太过熟悉,Beam几乎落下泪来,他怔怔地盯着掌心,原来是一枚齿轮啊,被细细的编织竹绳串成了手链,他忍不住摩挲起边缘,凹凸不平,和梦境悄然重合。

被叫住的男生站定在了他的面前,倏然歪头笑了。

“找到你了。”

 

 

一百年前。

血花艳丽绽开的大街上,没人听到倒在地上的男子心中未说出的话。

神明也好恶魔也罢,请你,赐我第二次生命。

被点了名的恶魔饶有兴致的俯瞰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成交。”


催稿!

夏了那个Summer:

我觉得LOFTER 更新速度最慢,坑最多的画手就是我了🤣🤣🤣

下午去磕了黑豹 双豹我站了站了
以及
以下是重点:
我冬太甜太可爱了吧嗷嗷嗷!!!!!
call me bucky一出
嘤自动浮现老母亲微笑
不得了

【Kim*Cop】新年快乐(短篇/甜/一发完)

我·一个大写的起名废·祝大家新年大吉吧

第一次写真人AU 人称有些混乱 抱歉昂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以下正文:




爆竹声中一岁除。

 

守岁到零点后跑下楼去放了烟花炮仗,看着被五光十色晕染开的夜空,Copter终于有了过年的实感。

 

正月开始就是每日无休的去亲戚家上门拜年,每一天都得听着父母和二大姨/三小姑/小舅舅等一众远近亲戚花式互吹,饶是从小被夸到大的“别人家的孩子”,Copter也不由得心生瑟瑟之意。

 

还好,住在本市的亲戚也就两只手能数过来,很快也就到串门拜年的最后一天了。

 

这一天要去拜年的人家有些特殊,不是亲戚,而是父母从小就结识的好友,两家人爹妈四个从中学就厮混在一起,双双早恋,而后初入社会找工作时又说好了搬进了同一栋楼同一层,成了邻居继续厮混。两家人还曾亲切的许了个娃娃亲,结果悲痛欲绝的发现Copter妈妈怀的是个男娃娃。

 

从Copter有意识开始,人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和邻居家Kimmon哥哥一起度过的,P’Kim比他大六岁,六岁啊!这巨大的年龄差让Copter从小就非常崇拜P’Kim,觉得他什么都懂,上到爬树掏鸟窝,下到扒土捉蚯蚓,没有Kimmon哥哥不会的,所以总能看到Copter屁颠屁颠的跟在他金哥后面满世界跑,眼里还总是闪着bling bling的小星星。

 

可惜三年前,因为Kimmon父亲工作调动的原因,举家搬迁,在那之后两人见面机会就少了,但两家人交往依旧密切,逢年过节也一定会走动。

 

今天就是要去P’Kim家拜年,Copter激动的一晚上没睡好。

 

实不相瞒,到现在,即使Copter已经十八岁成年了,还是依旧视Kimmon哥哥为最崇拜的人,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崇拜也有点变味儿,慢慢往情/欲上面靠了,初发觉的Copter感觉大事不太妙,可是过了些日子,再过了些日子,Copter冷静下来想了几回合后,茅塞顿开的认为,情吧本来就是不可控的,承认然后接受就好,至于欲,Emmmm,短时间内,Copter不觉得自己有实力实现它,梦里想想也就算了吧。

 

Copter就这么顺其自然的接受了自己弯了的事实。

 

P’Kim搬家后,两人的联系也没断过,每天在SNS上聊天互动的开开心心,Copter倒是有心想在语言上撩一把P’Kim,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反而是屡屡成为被撩的那一个,每当此时,看着手机倒影里面红耳赤的自己,Copter就觉得路漫漫而修远兮,成为一名老司机太难了!

 

拜年这天,Copter特地打扮的异常帅气又乖巧,拎去亲戚堆转一圈能收获无数个摸头和赞叹的那种,果不其然就在两家见面时被Kimmon妈妈一把搂住揉了把头发捏了把脸蛋。阿姨的手劲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呀,Copter内心哭唧唧。

 

然后就被Kimmon哥哥搂住肩膀往自己房间里带了,双方父母也见怪不怪,天南地北的扯起了瞎话,留两个小孩自己玩。

 

看着身边P’Kim的侧脸,啊,心动了,Copter如是想。

 

虽说是去房间里,两人倒也真做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大咧咧的房门也没关。Kimmon笑嘻嘻的扔了个游戏手柄给Copter,友好的邀请他和自己一起暴击大魔王。

 

反正吧,只要和P’Kim呆在一起,时间总能变得无限延长,可还没等咂吧出滋味来吧,又咻地一下飞逝而过,个中心绪难以言表。

 

Copter总是会想,P’Kim到底知不知道我对他有什么想法,想开口问,转瞬后又不想问了,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但心里面偶尔的、只是非常偶尔的会泛起一丝痒,想知道答案,即使P’Kim老是撩他,即使P’Kim只爱对他动手动脚,即使P’Kim自认为自己表现的还蛮明显的了。

 

玩游戏时精神力是进度条百分百占满的,游戏后就开始疯狂掉进度了。再加上连续几天都六七点起床去亲戚家拜年,Copter实在是困的没法了,在客厅看着电视脑袋开始钓起鱼来,四个大人在旁边搓麻将搓的开心,他转头找了一圈,发现Kimmon在厨房做着晚餐准备。

 

在P’Kim家Copter一向是不见外的,于是抄起身后一个抱枕塞到沙发边上,干脆躺下补起眠来,反正到了吃饭的时候P’Kim会叫自己的。

 

麻将声大的有些过分了,Copter躺下后五六分钟都保持清醒,眼睛倒是闭起来了,也算是放松了,然后就听到Kimmon妈妈喊了一声,“Kim!你去屋里拿个被子什么的给Cop盖上吧,不然容易着凉的。”

 

谢谢阿姨!阿姨您真好!!!

 

Copter就听着P’Kim的脚步声啪嗒啪嗒的走到了卧室,又啪嗒啪嗒的走到了自己身边,然后身上就压上了暖和的一层,却不像被子,有P’Kim身上的味道。

 

Kimmon妈妈的声音又响起,“哎你这孩子,让你拿被子,你把自己大衣拿来干嘛,盖得住嘛”

 

哦豁?Copter一个没忍住,眼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对上了P’Kim的视线,Emmmm,真他妈尴尬。Copter下一秒又闭上了眼睛,决心继续装死。

 

“被子不是在柜子里我懒得拿了嘛,我衣服就挂在房门口,多方便。而且肯定盖得住啊,妈你就甭操心了,专心打你的麻将赢点钱吧。”懒洋洋的语气就在耳边传开,Copter甚至可以想到阿姨听到这句话后翻白眼的样子。

 

身下的沙发一陷,Kimmon非常自然的就坐在了Copter旁边,得亏这个沙发宽了。

 

什么鬼,你这样我怎么睡觉?嗯?

 

内心腹诽的Copter下一秒内心戏就被叫了cut,因为他感觉到有个人在不安分的戳他侧脸酒窝所在的位置,然后一路沿着脸颊向上,不轻不重的捏了捏耳垂。

 

几乎是同一瞬间,Copter眼睛瞪大,也不考虑装死的事了,看着面前的人心中懵懂,而后又紧张的瞄了一眼麻将桌的方向,发现四人都在醉心于牌局,松了一口气。

 

Kimmon左手冲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笑的撩人,右手却依旧放在耳垂上不松手,又捏了捏,而后满意的看到小Copter脸红了,啊,真可爱,年轻真好。

 

诡异的气氛终于吸引了Kimmon妈妈的注意,她非常不满意可爱的小Copter来她家睡个觉都要被自己这倒霉儿子打扰,于是快准狠的开口赶人,虽然眼睛始终都盯着麻将桌没移过。

 

Kimmon瞎话张口就来,草稿都不需要打,“妈,我在哄Copter睡觉呢!”

 

这下Copter能肯定的说阿姨翻了个白眼了。

 

自家妈妈也不知道是赢了钱还是怎么的,笑的特别开怀的加入了聊天,“哎呀!真的是辛苦Kimmon啦,这么大人了还得哄我们Copter睡觉。”

 

妈你别告诉我你真的信了这个人的鬼话!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说的鬼话,Kimmon清了清嗓子,右手终于是肯下来了,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Copter,就像是小时候哄着他睡觉那样,语气也跟当年学了个十成十,“我们小Copter赶快睡觉哟,等睡醒了就有晚饭吃啦,吃完晚饭你Kimmon哥哥就带你去楼下放烟花呀,我早就买好你最喜欢的烟花啦,快睡吧。”

 

拆台大王·Kimmon妈妈:“你又知道人家Cop还像小时候一样愿意跟在你屁股后面和你一起去放烟花啊?”

 

Copter不禁赞叹了一句阿姨战斗力真是强,一看就是输钱了。而后不小心又忘却了装死这件事,眼睛睁开想瞄一眼被怼的人的表情,却发现P’Kim一直笑吟吟的望着自己,好像是在等一个回答。

 

Copter自认撩不过老司机,转了个身把衣服往上拉了拉,一副“我要睡觉了生人勿扰”的模式,企图唤回走远了的睡意。

 

Kimmon则假装没看到他依旧泛红的脸颊耳垂,揉了一下脑袋后终于是离开了沙发,走回厨房继续准备晚饭。

 

一直等到听着P’Kim的脚步声进入厨房后,Copter才偷偷又转了回来,眯着眼睛确认了一下他人所在的位置,才敢放松下来,又悄悄将身上的大衣往上扯了点,盖住小半张脸,而后借着大衣的遮掩笑的甜滋滋。

 

哎呀,好吧,我愿意的。

 

 


太 太好看了 (捂鼻血

暖暖后宫团:

态度爸爸!!!!把命给你🙇🏻‍♀️🙇🏻🙇🏿

【Forth*Beam】Dear Santa(短篇/甜/一发完)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最近忙完雅思忙实习 忙完实习忙论文中期 忙完中期现在还在忙申学校写文书

DIY真的太累了 抱头痛哭

所以你们一定能原谅我的失踪对不对【乖巧】

肝出了篇圣诞小短篇 希望各位小天使喜欢呀

*OOC预警


圣诞快乐!


以下正文


/ Santa he won’t let me down

 

 

Beam从来都不爱过圣诞节。

圣诞老人是假的,圣诞传说也是假的。

和同龄孩子不一样的家庭背景让Beam早早就逼自己长大,不再相信骗小孩儿的故事,甚至还会在别的孩子们绞尽脑汁咬着铅笔头在给圣诞老人写信的时候,站在一旁很认真的告诉他们,你们都被骗了,根本就没有圣诞老人。

收获了不少眼泪攻击。

当然,也有小朋友第二天喜滋滋的抱紧床头大袜子里的礼物,去和Beam炫耀自己的信被圣诞老人收到了。嗤,幼稚,Beam心里想,并且对于这些被都市传说骗了好几年的同龄小伙伴们抱有深切的同情,你们这些小傻子啊,唉。

 

坚定举起科学大旗,反对封建迷信荼毒。

过圣诞是可以的,向圣诞老人许愿要礼物这种玩意儿就算了吧。

Beam想一想这个画面都觉得酸的腮帮子疼,封建观念要不得啊!

 

所以平安夜当晚,当他站在门口,看着被装饰的红红火火、随处可见圣诞老公公大脸的病房,还有房内叽叽喳喳吵吵闹闹互相传递蜡笔在给圣诞老人写信的孩子们,开始冷静的思考起和Kit换个值班,至少在今明两天别让自己值儿科了吧,他怕一个控制不住就对充满幻想的小朋友们说清残酷的事实。

换班未果。

当然,他也早就猜到了这个结局。

于是一晚上便是坐在孩子们的床边,看着他们画画,时不时还得接下几个童言无忌的梗。

 

“Beam哥哥为什么不给圣诞老人写信呀。”——From小朋友A

“……圣诞老人比较忙,可能看不到我写的信。”

“呜呜呜那怎么办他不会看我写的信我就没有礼物拿我没有礼物拿呜呜呜没有礼物呜呜呜呜呜”

……

“Beam哥哥为什么不给圣诞老人写信哦?”——From小朋友B

“……因为我年龄太大啦,圣诞老人不会看我的信的。”

“嗷呜圣诞老人为什么会这样子啊,我都想好了以后每一年向他要什么呢他怎么可以因为我要长大了就不看我的信不给我送礼物呢呜呜呜呜呜呜”

……

“Beam哥哥为什么不给圣诞老人写信啊??”——From小朋友C

“…………我比较忙,没时间写信。”

“哎呀没事哒没事哒!!我这里有纸有笔!!你快点拿去写信!过了今天就来不及了呀!因为圣诞老爷爷都是在今天半夜送礼物的!!!”

“Emmmmmm,不了吧!”

“不!行!”

 

夭寿啦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这么难缠!

最终在午夜前,Beam医生哄睡了病房里所有的孩子们,并收获了一张信纸和全套蜡笔。

当他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凌晨了,Forth却还没睡,坐在床上拿着ipad低头办公,看到爱人萎靡不振的神色笑着上前给了他一个拥吻,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问他上班怎么样,语气竟和刚才Beam哄小孩如出一辙。

一晚上都被圣诞老人四个字洗脑的Beam自是没有听出来,只是展示出了包里的纸和笔,忧郁的讲述了这漫长的一晚。

Forth是知道Beam对圣诞节这种带有神话传说色彩的节日一向没什么兴趣的,但却也觉得,这些骗小孩子的话信信也无妨,孩子们能相信这些,必然是因为第二天早上是真的能在袜子里找到想要的礼物的,不管是圣诞老人还是父母送的,却能给予一种被爱的感觉。于是贪恋这感觉,于是更相信这节日。

 

可是Beam,他不一样。

没收到过圣诞礼物,不觉得自己是始终被宠爱的,于是干脆站出来转身打破这规则,告诉自己这件事本身就是假的,所以我没收到礼物这样的事才是正常的。

抱着Beam的手臂紧了紧,Forth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

想宠着他,如果可以的话,想从他出生开始就宠着他,让他相信每一个童话故事,让他相信每一个节日传说,让他觉得,自己被人爱、被人给予温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让他相信自己值得被每个人赞许喜欢、值得收到每一个节日的每一个礼物。

 

所以下一秒,当Beam听到Forth笑眯眯的说到要两人给圣诞老人写信的时候,他不可思议的探上了Forth的额头。

“也没发烧啊”Beam嘀咕。

Forth却没管这么多,抽出Beam手里的纸和笔就拽着Beam一起趴在了床上,然后把信纸端端正正放在面前,还不忘从床头柜上抽了本厚点的书垫在下面方便写字。

Beam脑袋撑在手肘上,歪着头看Forth一副阵势极大的样子,“你别告诉我你真的相信这种骗小孩儿的东西啊喂,我三岁时就不相信这个了,你说实话,你到底多大?”语气到最后染上了一丝调戏,Beam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你猜我去年给圣诞老人的信里写了什么?”Forth抽出一支蜡笔,转头盯着爱人笑的狡黠。

“我怎么知道?”Beam眼珠转了一圈,忽然坏笑,瞄了一眼对方不可描述的部位,最终克制住了想开车的念头。经验告诉他,一般这种情况下,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Forth轻咳了一声,假装没看到,然后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了下去。

“我去年啊,在给圣诞老人写的信里面,和他说,希望他能赶快让我未来的爱人答应和我在一起,这样我就不用每天都在操心要怎么表白了。”

Beam眨了眨眼睛,还没等他接上话,Forth忽然又开口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还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吗?”

这个答案根本就不用过脑子,Beam下一秒就顺嘴溜出来了,“今年元旦嘛。”

“你看,圣诞老人还是看到了我写的信的。”

Forth笑的见牙不见眼。

 

活了这么久,Beam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是,他竟然被Forth给说服了,认为给圣诞老人写个信也不是什么吃亏的事。

要是一年前的自己知道这回事,一定会穿越过来摇着他的肩膀,“你清醒一点!!圣诞老人已经不存在2017个年头了!!!”

但现在嘛,两人却已经头靠头开始琢磨写什么了。

太久没用蜡笔写信,字都是歪歪扭扭的,一个字占了三行信纸,两人却也没打算换笔。

 

“Dear Santa”

“谢谢你去年给我的礼物,我很喜欢。今年我先不要礼物啦,请你把我的礼物额度转给Beam吧。”

黑色蜡笔的下面隔了几行是蓝色蜡笔的笔迹,很短,只有一行。

“把Forth送给我吧,圣诞老人。”

 

 

一个彩蛋

 

圣诞节当天,Beam起床后发现床头真的摆了只红袜子,睡的蒙圈的他拿起来后对着袜子内摸起来方方正正的东西有些不知所措,Forth围着围裙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动静从厨房出来了,倚着房门示意Beam打开看看。

一层包装纸、两层包装纸、一个包装盒,然后是,

两枚戒指。

Forth走了过来,俯下身子亲吻上他的唇。

“喏,把我自己送你啦。”

 

“大早上的亲什么亲”Beam耳朵都红了,强装镇定。

Forth指指床头的墙上,一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转头,一丛槲寄生被贴在了墙上,也不知道是被哪个一脸无辜的人趁自己睡着偷偷贴上去的。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哭出声来

吃刀子伐:

灭霸算什么啊灭霸
你们只要集合起来什么打不败啊
所以求求你们了
真的,求求你们了
都好好活着
甜心你家吧唧好不容易跟你再次并肩作战了,你终于可以看着他的侧脸傻笑,完成那句我会陪你一直到最后了
娜塔沙班纳回来了,他看见你还是会害羞,但是他肯定有勇气牵起你的手了
托尼托尼我们把战甲脱了吧,你看幻视都实体化了,贾维斯说不定也回来了,小辣椒还在家里等你去开发布会,哈皮也还等着他的毒舌老板呀
锤哥你和loki刚和好啊,明明都相视一笑,甜甜蜜蜜了,他在等你,你一定要去找到他,你一定会找到他
还有小蜘蛛,整个纽约市民都在等他们的好邻居,你已经很棒了,所以只要回来就好了

所以,你们只要都能平安回来,就好了

一个时代结束了就结束了

你们只要都平安无事

我们还能透过朦胧的泪眼,笑着说一句欢迎


(漫威爸爸如果真的有人死了,你就再也不是我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