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奶茶走冰全糖

👻👻👻👻👻

【Ming*Kit】对嘴 01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狗血预警

主MK 涉及FB


以下正文



“浓爱如同烈酒

难免会宿醉。”

 


壹.

 

收到Line的时候,Kit正和Beam聊着电话,不时抬起眼瞟一下电视上的综艺,手却因为举到耳边久了有点酸,正想着换一边听电话,手机却忽然振动了一下,连带着耳廓酥酥麻麻起来,吓了Kit一跳,倒也没在意,接着听电话那头的Beam讲话。

好友絮絮叨叨的念着Forth,最近这个名字经常会从他嘴里蹦出来,Forth今天又去学校堵他好烦啊,Forth不知道从哪得知他生病送了一个大果篮好土啊,Forth擅自跑到他宿舍门口晃悠好讨厌啊……明明都是嫌弃的话语,字里行间却带着笑意,Kit叹气,知道好友终于找到他的归宿了,心里却平白生出一份羡慕,他笑着摇摇头,“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果不其然换来了话筒那边张牙舞爪的反击。

挂掉电话后Kit放空了好一会儿,双眼盯着电视屏幕但什么都没看进去,直到手机又振动了一下,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查看Line的消息。

然后彻底的懵了。

 

他慢慢的敲击着手机屏幕,手却不由自主的在抖,好不容易敲出几个字,又马上删了,来来回回,最终只是挑了个表情点击发送。然后切了聊天页面到和Beam、Pha的群聊里,打下一句话,看了半天,按下了发送键。

“Ming答应我了。”

Kit盯着自己发出的这句话微微出神,它在对话框里很快被Beam和Pha的消息轰炸冲走了身影,Kit没有余力去回复好友们的问题,因为现在自己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他把手机扔到床角,不去看它,而后将身子一点点挪动到床头,背靠着墙,开始深呼吸。

他无数次想象过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可能会不受控制的放声尖叫,或者放声大笑,或者放声大哭。结果真的迎来这个时刻时,Kit忽然觉得疲惫的有些脱了力,脑子里像是有一卷嘶嘶啦啦画质失真的录像带忽然按下了播放键,把这么多年来的事一帧帧走马灯放映出来,于是Kit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看着这盘录像带倒放、正放、快进、快退。

16岁到21岁,六年,三年暗恋三年追求,矫情点说,Kit的整一段青春里,没有哪个部分缺了Ming的身影,只不过一直是远远地背对着自己罢了。连Pha都曾经苦口婆心的劝过自己换个人去喜欢,毕竟Ming的风流韵事从高中到大学都是全校皆知的,当初自己是怎么回他的来着,“哎呀Pha妈妈你烦不烦呀,你等着看好了,他肯定会和我在一起的,我和别人怎么能一样呢!”

你看,现在不就在一起了吗,Kit想到那时候豪气冲天的自己面上不自觉带了微笑,鲜衣怒马少年郎,不喑世事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是主角,我有光环,我爱的人一定会爱上我,因为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就是不知道,终于答应了自己的Ming,是不是真的看到了自己的不一样。

 

    

为了庆祝Kit的脱单,三人晚上相约去了酒吧,Pha原意是叫上Ming,顺便考察一下情况,却被Kit用全身心拒绝,只好作罢。

距离上一次三个人一起泡吧已经半月有余了,毕竟考试周算上今天才刚过,比起泡吧,泡图书馆更实在一些。Beam游刃有余的点好酒,又撩了一波调酒师,而后才堪堪回到座位上,开始联合Pha逼问起Kit今天的情况。

Kit却没能说出什么他们想知道的八卦,连他自己都摸不着头脑,怀疑Ming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忽然给自己发Line,问自己要不要和他在一起,在没收到回应的半小时后,还发了一个问号,索要回答。其实Ming心里应该有数才是吧,要怎么回,能怎么回呢,这么多年来,自己能给出的明明就只有那一个答案,Kit低头,自顾自的微笑。

Beam和Pha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眼中明晃晃的是对Kit的担忧而非为他感到欣喜,Pha自从看到了两人的聊天界面后眉头就一直隐秘的皱起来,借着酒吧昏暗的灯光很好的掩藏了起来,沉浸在旧事和喜悦中的Kit没发现,抱有相同担心的Beam却眼尖的觉出来了,但又能说什么呢,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事终于成了真,怎么好一巴掌拍过去和他说,你稍微清醒点,这件没头没尾的事好像没那么简单。

 

过了下午脱力的那段时间后,Kit才慢慢找回了实感,占据了脑海的一团浆糊逐渐被弥漫而上的幸福感淹没,他开始趴着捣鼓手机,换锁屏,换背景图,换备注,恨不得广而告之全世界,MingKwan的名字前可以加上一个“KitKat的男朋友”做修饰词。

连和Ming聊天时的感觉都不同了,就算他依旧和从前一般只回复寥寥数字,也不一样。拆开看,仔细品,就算只发了个表情也能让Kit抱着手机笑眯眯好久。直到手机自己黑屏,Kit看着映出来自己的痴汉笑,才觉出腮帮子疼。

晚上一起去酒吧的事Kit倒是早就料到了,Pha和Beam不可能对自己脱单无动于衷,但听到Pha执意要把Ming拉出来,Kit却心一慌,手上先于脑子开始轰炸消息阻止Pha,生怕他背地里自己去找Ming,还私戳Pha开始语音轰炸,直到Pha投降认输为止。

其实仔细想想,这个要求也很正当,Kit也想不过来为什么自己反应会这么激烈,潜意识里却不愿深思这件事,于是自己放了自己一马,不纠缠于此。

 

喝完酒已经近午夜了,三个人还在发愁能不能拦到出租车,一出门却看见了Forth靠在车边,他看见三人出来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来,笑的人畜无害,说要送Beam回家。

Beam一脸嫌弃,死活扯着Kit的袖子不愿意走,Pha在一旁乐得旁观,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Kit些许珉紧的嘴角,才后知后觉,想了想,张口问道,“诶对了Forth,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喝酒的?”Forth正忙着把Beam捞过来,听到这句话就笑了,“你们三个刚才都发了ins啊,还定位了,Pha你不会是喝酒喝断片了吧。”

Kit低头摸摸鼻子,看了一眼自己被捏皱的袖子,罪魁祸首此时正在Forth身边和他拉拉扯扯,表情嫌弃又傲娇,却是被虚虚环抱着的姿态,“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才出来啊?”Kit开口,才发现嗓子竟有些哑,一定是今晚喝了太多酒,他心想。

“我看到Beam的ins之后就过来了,反正没什么事,就在外面等等呗,估计你们喝了酒是没法开车回宿舍的了,肯定需要一个司机嘛。”Forth笑的眼睛弯弯,目光却只在Kit身上礼貌性的停留了一瞬后就温柔的投向了Beam。Kit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Beam被顺利的塞进了Forth的副驾驶位,开车前Forth又特地问了一遍其余两人需不需要一起送他们回去,得到了拒绝的回应后他冲两人挤挤眼睛,做了个谢谢的口型,开车离开了。

两人发愁的盯着空荡荡的大街,Pha忽然用力一拍Kit的肩膀,“不如我们走回去吧!”Kit被这一拍吓得条件反射一抖,“这位同学,你是不是有毛病?从这到宿舍至少40分钟的路程!”Pha眨眨眼,“或者,你给Ming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们吧,只接我也行,我想蹭他的车!”

Pha不遗余力铺的台阶过于明显,Kit要是再看不穿就是他瞎了,Kit盯了Pha半晌,忽然笑眯眯,“Pha妈妈,我们还是走回宿舍吧。我才不让你占Ming的便宜呢。”


评论(32)

热度(108)